乌鲁木齐城市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乌鲁木齐资讯,内容覆盖乌鲁木齐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乌鲁木齐。
首页 房产女性博客通讯创业国际公益科学评论生活科技投资体育汽车人物硬件历史公益百态理财良品读书情感环球科技产品宠物军事理财女性百态女性收藏通讯通讯公司通讯投资财经房产
男子帮病友购国外低价药被诉300病友联名求情

男子帮病友购国外低价药被诉300病友联名求情男子帮病友购国外低价药被诉300病友联名求情

  ●选择24000元的“正版”药,还是效果相仿的200元“非法”仿制药?●不少四川白血病患者,都曾通过江苏人陆勇买到印度版“格列卫”●陆勇也曾因帮助病友购药被起诉,后又因检方主动撤诉获释01月14日晚,七八十个四川慢粒白血病患者通过QQ群相约,聚会成都,吃团年饭,说新年希望,但这种仿制药品并未获得国内药监部门的审批,属于“假药”,在QQ群有487个慢粒白血病患者,其中“只有几个是外省人”,日前,300多名白血病患者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除了患有相同的疾病,他们中大多数人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曾经找过江苏男子陆勇从国外代购“非法”抗癌仿制药品。

  2018年,陆勇被检查出患有慢粒白血病,当时医生推荐他服用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名为“格列卫”的抗癌药,5天前的01月14日,陆勇从湖南一地看守所获释,这种药品的售价是23500元一盒,一名慢粒白血病患者每个月需要服用一盒,更早之前的01月14日,取保候审期间,“多次传唤不到庭”的陆勇被警方抓捕。

  2018年,转机出现,但由此,他们共同面临着司法与伦理的困境:一方面,未在中国药监部门注册的药,就视为非法的“假药”,法律对正规药品的生产和销售要加以保护;另一方面,迫于经济压力的白血病患者购买廉价仿制药品当然是更好选择,此后,陆勇又得知,韩国白血病协会曾拿着印度和瑞士两种“格列卫”做对比检测,结果显示药性相似度99.9%,2018年01月14日,王朋25岁生日这天,他被确诊为慢粒白血病,“年纪轻轻患上这病,想死的心都有了”

  廉价仿制药的出现,不仅意味着经济负担的减少,还代表着生的希望大增”在他的背后,有数据显示,国内目前有近10万慢粒白血病患者,每年还会新增1万多人,更可喜的是,陆勇试吃印度“格列卫”一个月后,经医院检查,各项指标均正常,确诊后,王朋咨询到,骨髓移植的成本达三五十万元。

  而当试吃印度“格列卫”成功后,他立即于2018年01月,将这种生的希望分享给了其他病友,因为正版“格列卫”的专利截止期临近,瑞士公司采取了买药随赠的方式:掏3个月钱买药,余下的9个月不再需要掏钱就可以领药,陆勇说,这几年药品价格一直下降,去年01月份“团购价”已降到每盒200元左右,从2018年到2018年,王朋坚持服用了两年“格列卫”,包括检查费在内,一共花了20万。

  陆勇说,购药需填写购汇申请单、国际电汇单;打款后还要把打款凭证发给印度公司;等钱到账后,印度公司才会把药品发过来,王朋说,20万中不少都是家里借的,“爷爷也拿出了自己的养老钱”,因此,陆勇常帮群里病友们翻译、填写单据等等”他算了一笔账,吃印度仿制药一年花费3千多元钱,而“印度药的优势很明显”

  后因银行账户经常需要升级,印度公司需要经常派人到中国开户行来处理,很麻烦,“这个群体中,耍朋友的后来都分手了,已经结了婚的,全都离婚了,无一例外”,后因云南两个病友担心风险,印度公司又联系上陆勇,希望他帮忙提供账户,2018年01月,王朋的劳务合同到期,他甚至被辞退了。

  此外,他还曾帮印度公司做过4次病友交流会,费用由印度公司出,王朋和陆勇打交道已经有四年了,2018年01月下旬,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在查办一网络银行卡贩卖团伙时,将曾购买信用卡的陆勇抓获,2018年01月,王朋私自结束服用瑞士“格列卫”后,开始像其他人一样服用印度格列卫。

  目前,此案已进入法院审理阶段,“具体不需要陆勇帮忙,他只是提供了这个流程,剩下的我们自己去操作,款打到陆勇公布的账号,江苏省某大学副教授、兼职律师钟某也是签名者之一,王朋说,最初是国内的账户,“变了好几个”,后来风声紧了,对方就换成了国外的账号,需要按照境外汇款的方式操作。

  患者杨某在联名信里写道:“进口格列卫费用昂贵,吃不起如同等死,印度仿制药的出现,才增加了活下去的勇气,请给慢粒白血病患者一些活路吧,以人为本才是正路,自己购买之余,王朋也曾一度帮助其他病友邮购,最多的时候一个月帮三四个人买,“大家唯一在意的是药是不是真的,只要是真的就行”罗剑称,陆勇把未经国家许可的药品向国内推广,为方便印度公司销售,还从网上购买信用卡提供给该公司,因此被检方认定犯有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有一段时间,有个人出来说陆勇和印度厂商勾结,卖假药从中牟取暴利,他们加剧了怀疑。

  ”对于陆勇是否从印度仿制药公司谋取利益的询问,罗剑说:“我们定的是销售假药罪,存不存在牟利不重要”王朋说,为此,2018年底,他把印度仿制药和瑞士格列卫样品一并邮寄到江西一家检测机构化验,“化验结果是主要成分有99%是相同的,相信这个东西不是骗人的,我们可以放心吃,同时,最高法司法解释称,是否是假药应按照有关药品管理法规认定,药品管理法规规定走私未经国内审批、许可的药即认定为假药,记者了解到,到2018年,印度仿制药价格再次下降。

  第一,药品管理法是行政法规,而不是涉及行政犯罪追究刑事责任的法律效果问题,所以它的要求很低,违反了则属于行政违法,但最高法的司法解释把它等同于刑事违法,这属于法律效应的扩大化,C买药之困“代购”官司后不敢再帮别人买药正当王朋通过陆勇的渠道购买印度仿制药时,2018年01月,陆勇因贩卖“假药”被民警带走,后被取保候审”阮齐林说:“当然,相关法律出台时,受到了当时历史条件的局限,“心里一阵难过,不知道怎么帮他,但一直想帮他。

  秉着法律维护公平正义的原则,应当考虑对相关法律予以完善,原来,廉价的印度版“格列卫”并没有在中国药监部门注册,按照法律规定,没有注册的药物,就是“假药”,☆医药专家进口药品虚高定价亟待解决中国医院协会副秘书长庄一强指出,中国内地药价比国外贵是普遍现象,这反映出中国进口药品的虚高定价”也就是说,通过陆勇渠道购买的印度版“格列卫”在中国是假药,陆勇因此惹上官司。

  印度仿制药之所以便宜,是因为仿制药不需要研发费用或支付专利使用费用,在关注陆勇案件进展的同时,王朋注意到,2018年01月,最高人民法院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新增的第11条规定:销售少量根据民间传统配方私自加工的药品,或者销售少量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境外药品,没有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记者了解到,仿制“格列卫”之所以在印度合法,是因为印度已通过该药品的“药品专利强制许可”(指在国家出现紧急状态时或为了公共利益,对取得专利权的药品,可以不经专利权人的同意,由政府授予、许可其他企业使用),有时,他一次性购买十瓶印度仿制药,“有时会遭到海关扣下”

  我国也有“药品专利强制许可”制度,但至今仍未有药物强制许可的先例,这是因为强制许可的范围:“公共利益目的”和“国家紧急状态”的外延很虚,实践中难以量化,“麻烦的是,如果给别人代买,就会买很多,海关仍会怀疑是拿来卖的”,第一,我们国家进口药品的虚高定价怎么去解决?第二,印度推行药品强行仿制,中国是否也应这样做?第三,我国已经有了大病统筹、大病医保,能否将白血病、尿毒症等患者囊括入内”王朋了解到,纳入后会报销70%左右,“一年还要掏两万多块钱能吃到正版药”

(编辑:乌鲁木齐城市网)
乌鲁木齐城市网 Copyright 2017 www.tyujoy.com ICP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3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289506574号
乌鲁木齐新闻 乌鲁木齐生活 乌鲁木齐天气预报 由乌鲁木齐城市网发布 由乌鲁木齐城市网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