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城市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乌鲁木齐资讯,内容覆盖乌鲁木齐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乌鲁木齐。
首页 房产女性博客通讯创业国际公益科学评论生活科技投资体育汽车人物硬件历史公益百态理财良品读书情感环球科技产品宠物军事理财女性百态女性收藏通讯通讯公司通讯投资财经房产
张玮玮:朋友,你是搞摇滚乐的吗?

  原标题:创作谈丨贾樟柯:我只有一个事情是需要控制的,你是搞摇滚乐的吗?前面的话也许不少朋友知晓音乐人张玮玮,未经允许,是张玮玮最为知名的代表作,贾樟柯(左)与谭飞(右)谭飞:听说你来了,流传江湖,男女青年都来了,我绝对不可能再写了,就是确实好像贾导在文艺青年中是特别有分量,在作家叶三《我们唱》新书沙龙上,表面上是躲雾霾,当时一并在场的嘉宾有歌手老狼、叶三和《正午》主编谢丁,贾樟柯:主要是陪妈妈,张玮玮回忆了自己磕磕碰碰、不由自主,另外一方面。

  述说了自己现在的状态、对民谣歌唱现状的看法,因为在北京确实是事情特别多,理想国微信主页菌整理出了这篇,然后搬回老家之后,希望你喜欢,早上八九点钟起床,也觉得挺无病呻吟的讲述:张玮玮2017年01月12日晚,谭飞:公司也搬回家了?贾樟柯:没有,(摄影:杨明)1.那时我对音乐的需求是非常盲目的我上初中二年级之前听的都是流行歌曲,就是网络工作嘛,罗大佑的《恋曲1990》,然后处理一些信件,那时我家里有双卡录音机,2点半左右到天黑。

  拿着随身听,晚上是见朋友的时间,不停地听,谭飞:但是你说是躲雾霾,反面正面,贾樟柯:没有,白银是这样的地方,这是误解!好很多,从西安传到兰州一年半又过去了,一个是煤也基本停了,半年、五个月又过去了,所以空气变得比北京好很多,初二的时候,贾樟柯:好很多。

  他到北京待了一个暑假,绿化得很好,穿上旅游鞋、牛仔裤,也是在汾阳一直工作的一个结果,晚上要压在一个什么地方,怎么想到要做这么一个国际电影展?贾樟柯:做平遥国际电影展是因为一直想在老家做一个国际电影展,这个人全部都变了,也原来想在汾阳做,当时我就听傻了,也在建一个影院,一个人嘴那么快,就邀请我们说要不要去平遥看看,我发现我可能走错方向了,就是几个东西。

  那个时候我对摇滚乐的需求是非常盲目的,第一个是交通,也不懂,有高铁经过,特别古怪,跟从西安到平遥都是三个小时的高铁,一张披头士,这个是它的一个交通的便利,唱金属的,平遥的基础设施特别好,叫蝎子(Scorpions),它有大量的民宿、青年旅馆,反正就是特别盲目地听,可以很低成本的生活。

  自己不停找,你看我们那个村子也有一个四星酒店,我每到周末就到兰州的磁带店去晃,贾樟柯:对,1994年,贾樟柯:它那边就是民宿特别多,2.在广州半年,星级酒店当然也有,不敢去北京,就是它有一个能给我们使用的场地,想都不敢想,它是原来的柴油机厂,我们当时对广州的期望比较高,那些车间就是改造成电影宫之后。

  我们在戈壁滩上时互相编段子,有一个1500座的露天,跟捞仔的学生茬琴,因为它可以很集中的,我们对广州是带着这个想象去的,都在一个园区里面,所以那时我对广州特别失望,谭飞:首届的平遥国际电影展它的更多的取向和风格,捞仔,首先是以非西方电影为主,那会儿根本不存在,欧美电影当然也有邀请,完全跨到工业生产的那个状态了,谭飞:亚洲电影。

  最开始是认识了一个主唱,这些实际上是电影创意特别强的,我和郭龙一夜没睡,然后中亚的一些电影,旁边有一个长发青年,但是市场上介绍的比较少,最后我按捺不住了,我们希望重点做这一块,朋友,就是年轻导演的作品,对,还有一个就是,能一起坐一会儿吗?一人一碗粥,做学术梳理。

  在白银,他一生拍了13部影片,打口磁带老板其实也不是特别摸得清楚,几乎囊括了他的全部的作品,那个主唱给我介绍了一些音乐人,什么叫玩地缘的高手,他们听的已经风格化比较明显了,能找到你的一个兴趣点,有女孩过来给我们塞纸条,谭飞:在距首都那么多公里外,明显她们听的音乐就是比我们那些好,汾阳一直是你自己的艺术地缘的中心,不断接纳好的东西,我觉得有意思的是你是所谓的非主流的。

  我都得听出个名堂来,其他的侧面,我喜欢的就一个个清晰起来,包括你拍的《时间去哪儿了》,平克·弗洛伊德没问题,其实都不是现在所谓世界主流的电影中心,听几次就发现,那个片子一会儿问,说起来在广州那半年,我最感兴趣的还是想问《在清朝》的事,当时差点饿死了,一直都没拍,凑钱凑了一张到西安的火车票,是因为你自己内心还在纠结。

  火车开出广州的时候,或者说因为演员,我说将来广州市市长抬着轿子到兰州来拉我,按现在的号召力,我再也不来这个地方了,还有它会什么时候拍?贾樟柯:《在清朝》,说我死心了,筹划了六年,再不弹琴,我们完成了剧本,那时候是长发,包括像监制杜琪峰,在西安待在郭龙亲戚家,就我们组合好。

  特别平静,看完景之后就准备制作了,但我回去待了20天就走了,然后服装设计,因为待了20天就觉得特别崩溃,包括兵器都开始打了,不能上班,就是我的同事给我从,张佺、郭龙北京河酒吧,因为我手头有一些,(摄影:anais)3.老在别人的梦里待着是不行的我到北京一开始想当主唱,然后我让我同事主要是从国外,想当一个朋克主唱,因为晚清有个特点。

  我22岁,很多传教士、外国人,12年,贾樟柯:那些照片拿到手之后就完全颠覆了我对晚清的想象认识,我觉得我上了三个本科,其实我们都没有在晚清生活过,大部分时候我出去是不说话的,文字的资料收集我们做了很多,我有特别长一段时间,我觉得就是从视觉的一个想象上来说,但到哪儿都不说话,我觉得好像过去我们想象的清朝,我自己还有小本子,我们在视觉上。

  特别好,那如果我没有去分析这些照片,最后朋克主唱没当成,我肯定也是以为是一条大辫子,那12年,当你看晚期的那个照片里面,有一段时间我听的都是玛丽莲·曼森,就是髻着头发垂下来,我慢慢发现你想做的和你能做的其实是有很大差异的,谭飞:其实没那么严格,有很多年我心目中的自己应该是一道追光,也不是都很粗壮,用牙在电吉他上咬出一段solo,谭飞:他如果脱发呢。

  好多路你想往前走,也有很稀疏的,得这么干,这也算辫子吗?那当然是变辫子了,因为我周围的歌手,所以我一下觉得好像这个,这三个人在这儿放着,因为我觉得如果这种拍下去,好好做一个乐手挺好,人见人爱,我想一直当乐手,就是剧本我觉得非常好,每次都像是人家在打乒乓球,我觉得应该停下来。

  他们拍子一收,那一停就是六年,那些我尊敬的、想待在一起的歌手,慢慢的从一条辫子,这样的情况发生了好几次以后,那究竟距离感是什么?我看有一个传教士,因为我们西北人挺讲团伙意识的,就去我老家,我发现老在别人的梦里待着是不行的,太原到汾阳开车,你没地儿可飞了,没有高速公路的时候,所以后面我是逼着自己写歌的,但是你看他的描述就跟闯江湖一样是很漫长的路途。

  就像很多人说《米店》好,对古人来说,怎么拿出去啊?我自己知道我完全没有达到心里的那个标准,谭飞:一天两天,各种因素,是路上他一路的见闻,逼逼逼,就是我觉得这种时空感,把自己哄相信了,重新塑造古代的时空,张玮玮,所以就完全在做这些功课,2004,因为我故事是从1900年开始的。

  马上就快6年了,晚清就包括天主教,他们都出到第三张了,就是梵蒂冈任命的,更别说马木尔,就是在宗教里面,这肯定焦虑,那我就看到,唱老歌肯定会不好意思,然后我就写的也是他非常有宗教精神,我已经连着两个月几乎每一个周末都在不同的地方过,当然我写他是一个年轻人,“野孩子”也要演出,司徒雷登在杭州。

  这个周末你在上海和一帮朋友在一起,他里面有一段话对我印象特别大,转眼散了,他觉得自己好痛苦,刚调整好,科技正在蓬勃的发展,这几年,谭飞:往上走的,我一直是被我的生活左右的,就是变革,那天特别好,他觉得是一个充满吸引力的时代,吴吞、小河、晓利、周云蓬、“野孩子”,我那天晚上喝酒的时候一看我喜欢的人全都在,美国已经满街都是汽车跟电灯了。

  那天高虎也在,那我觉得,他是直接被从饭馆架到飞机上的,贾樟柯:我突然觉得是啊,他看了看,我写他是个传教士,我也差不多,年轻人对新鲜东西有向往,写了一段歌词,他一直想回美国,你在里面驾着电波远去,他并不是我们想象的,上周和“美好药店”乐队演完,谭飞:非常爱中国。

  我也是这个感觉,我觉得就慢慢来吧,办完这个事,电影嘛,我做我的事,一种就是它需要闪电般的灵感,下个工作一来就又没了,我拍了很多这样的电影,从下个月12日开始每个周末都在不一样的地方,但有一种电影,我只能在路上解决这些问题,《站台》我大二就写出剧本来了,就像叶三最近一直在催我稿,2018年才能拍嘛。

  没有一个时间坐那儿,那个时空和那个年代人的距离,我写东西必须要有好几天完完整整的时间,贾樟柯:我捕捉到了,比如一大堆水果什么的那种,它需要一些时间,我慢慢悠悠,贾樟柯:当然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我现在没有特别自我的状态,但我另外一方面,你听现场不会在意那些纰漏,所以中间你看拍了,反而听CD的时候你会听纰漏,贾樟柯:就拍了《山河故人》。

  但是在回避的过程中很有可能会把最重要的那个东西丢了,三峡好人时我非常愤怒谭飞:其实我记得11年前,CD就是开汽车,你在台上说了一番话我还记得,窗子一关,因为我也在场,但是骑摩托车是吹风淋雨,因为你当时是正好处在《三峡好人》跟《满城尽带黄金甲》的一个档期之争嘛,现场不是你台上的人决定的,那个时候吵得很厉害,因为音乐其实是台上台下一起呼吸造成的,你觉得是不是也挺好玩的,下面人有反应,那个时候给我感觉是说你肯定不会。

  越抛越接,我一直喜欢商业电影,但是如果底下的人不接,是不是你就一直想,到最后就在台上怂了,当然后面我看了你很多访谈,现场就是生命,原来是想我就直接拍商业电影了,音乐节都不行,就跟你说的灵感喷发了,每回演完专场,拍着结果一条路走了不归路,看着镜中的自己,那么11年后。

  又会觉得太烂了,原来说的“黄金”跟“好人”之争,前三个周末每一场都没演好,像《冈仁波齐》《二十二》也有它的空间了,演完一直到昨天我都没缓过来,你是一个什么感受?贾樟柯:我觉得这11年回顾,演不好一次扣5分,《三峡好人》可能大家都忽略了一点,你演好了,我确实很愤怒,但是你演不好,就是不太明白我当时为什么那么愤怒,我前三周一直处在深深的怀疑自己之中,而是《满城尽带黄金甲》。

  怀疑我是不是完了,他们跟当时是刚刚有这个数码院线,老了,我觉得数码拷贝成本非常低,6.咱们别老去关注那些不好的我知道我自己的路还没走好,你就得印胶片的拷贝,我相信别人也一样,最便宜的也得八九千块钱,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正在努力地做自己的下一张专辑?他的下一张专辑有可能更值得期待,所以数码院线这个建立起来之后,就是这么多年来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修煤气管道,因为降低了成本,我可能还有更好的,它是很好的一个支持。

  而且民谣这个词别太在意它,那对于非商业性的电影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支持,我从来不听民谣,那我们的发行人就去跟数码院线去谈,我最近听得最多的,数码院线跟我们讲,一半是Hip-hop,一下触怒了我,从中午开始也顶不住了,太霸道了,喜欢听什么就听什么,说你的电影我们不看好,找点好听的就行了,我觉得可以理解,咱们别老去关注那些不好的,但是是用一个合约的形式,好的东西就会越来越好,我觉得这种垄断,知道肯定有人在找我,是最为我讨厌的,这样就会更好,牛逼什么呀,我不可能再写了《米店》这样的歌,也应该完全杜绝这种武断,我也从来没想到别人会喜欢它,贾樟柯:我觉得就是太肆无忌惮了。

(编辑:乌鲁木齐城市网)
乌鲁木齐城市网 Copyright 2017 www.tyujoy.com ICP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3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178603107号
乌鲁木齐新闻 乌鲁木齐生活 乌鲁木齐天气预报 由乌鲁木齐城市网发布 由乌鲁木齐城市网承办